moved off at dawn



有時候我們因為離開而害怕
卻又不得不
因為離開而離開
這時候的轉折非常明顯

然而另一端粗略的描述形成
模糊了一段蠟黃色的記憶
我空白了
碰的一聲
只見白色的隧道打入身體裡最密切的部位
你是活著
我還沒死去
這兩者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
卻好像深化了刻意的作為

我總是在這裡這麼看似輕鬆的寫著
你總是在那裡這麼看似謀算的望著




photo by Jersey
model is Jersey too
Lan's place Taichung
camera LC-A

Comments

b said…
甜啊福﹗ (^___^)*
歡迎回來﹗最近很忙﹖

Popular Posts